參考消息網8月25日報道 外媒稱,據中國國家媒體報道,中國近日對8名“暴力恐怖犯罪分子”執行死刑,包括“策劃”2013年天安門廣場暴力恐怖襲擊的3人。
  法新社8月24日援引官方的新華社報道說,這8名罪犯涉及5起案件,其中多起發生在新疆。北京說,新疆的分裂分子製造了震動中國的一系列襲擊。
  其中3名罪犯——玉山江·吾許爾、玉蘇甫·吾買爾尼亞孜、玉蘇普·艾合麥提——因參與2013年10月的天安門廣場暴恐案而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在那起襲擊中,一輛汽車撞向天安門廣場上的行人,隨後起火燃燒,造成多名群眾死亡。
  報道說,被執行死刑的另外5人中,肉則·艾則孜的罪名是搶奪槍支罪、故意殺人(未遂)罪等;阿布都沙拉木·艾力木的罪名是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非法製造、運輸、儲存爆炸物罪;買買提·托合提玉蘇普在2013年持刀闖入一群眾家中並將其殺害;阿卜杜莫敏·伊敏帶領比拉力·拜爾迪等恐怖組織成員將和田地區林業局一名幹部劫持並殺害。
  報道中的措辭凸顯出北京正採取強硬手段對付明目張膽和凶殘的襲擊事件。
  天安門廣場暴恐案是去年以來震動中國的若干起襲擊事件之一,北京指責這些襲擊事件是新疆分裂分子所為。
  今年3月,南方城市昆明的火車站發生了一起可怕的砍人事件,導致29人死亡、143人受傷。
  5月,在烏魯木齊的一個市場,襲擊者駕駛汽車衝撞人群,此後兩輛車爆炸起火,造成嚴重傷亡。
  那次襲擊事件發生後,北京表示要開展為期一年的反恐行動,本次執行死刑就是這一行動的一部分。
  今年6月,新疆13名參加恐怖組織及暴力犯罪的罪犯被執行死刑。
  北京強調新疆各民族的和諧相處,並表示政府一直在幫助提升當地的生活水平以及促進經濟發展。
  【延伸閱讀】
  法報稱中國將對暴恐活動“以牙還牙”
  2014-08-06 09:16: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4年6月30日,為期一周的武警部隊“衛士—14·天山”大規模反恐、維穩實兵演習圓滿結束。演習中,特戰隊員對“暴恐分子”放置的爆炸物實施現場排爆(6月26日攝)。新華社發(王國銀 攝)
  參考消息網8月6日報道 據外媒報道,共產黨在新疆的最高領導人張春賢近日說,在打擊在新疆導致流血事件的暴恐分子時要“打出聲威”。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8月4日報道援引新華社的報道稱,新疆決定拿出3億餘元人民幣獎勵“所有參與近期圍捕專項行動的群眾及相關人員”。
  報道稱,此前,將近100人在新疆南部的襲擊事件中喪生。政府進行了強力反擊。據當地居民和最近從新疆返回的游客說,大量全副武裝的軍人正在這一地區巡邏。
  據新疆政府主管的新聞門戶網站天山網報道,張春賢2日在一次會議上說,“要堅定不移推進嚴打,打狠、打準、打出聲威”。
  報道稱,發放獎金之舉表明,光有“打狠”也許還不夠。儘管向幫助政府在該地區打擊暴力活動的居民發放獎金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此前主要是向線人發放獎金而不是向業餘圍捕者發放。
  最近發放的獎金顯然更多。據新華社報道,在3日於和田地區舉行的一個儀式上,“對6名提供重要線索的群眾每人獎勵10萬元”,以此表彰他們在圍捕一個有10名成員的暴恐團夥時的英勇行為。在儀式上,還向其他個人和“機構”發放了獎金,總計423萬元人民幣。
  法國《費加羅報》8月4日刊文稱,手持白刃的數百名狂暴的襲擊者向位於中國西北部邊陲的莎車縣的派出所和政府建築物發起攻擊。按官方新華社對近日發生的這起最新暴力活動的描述,這些“暴徒”攔截過往車輛,“殺害無辜群眾,持刀斧威逼群眾參加暴恐活動”。
  文章稱,街頭戰鬥有了內戰的面目。安全部隊抵達後發起了對“暴恐分子”的追捕。根據北京在事件發生6天后通報的結果:37名平民被殺,“暴徒”有59人被打死、215名涉案人員被抓。總計96人死亡,成為新疆自治區最近5年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
  文章認為,這些衝突標志著新疆的暴力活動進入新階段。在今年5月,烏魯木齊一個市場遭爆炸襲擊造成30多名無辜群眾死亡。莎車縣的悲劇加劇了新疆已然存在的緊張循環。去年10月天安門廣場的自殺式汽車爆炸以及3月昆明火車站29名平民遭砍殺死亡的事件都被北京視為“恐怖主義襲擊”。北京在新疆齋月期間採取了一系列新的嚴格安全措施。
  文章稱,由於缺乏目擊者和獨立媒體,這些事件的準確進展過程仍不明確。當地一些消息來源對官方版本予以部分確認。
  文章認為,另一場悲劇證明瞭在新疆斡旋的機會在減小。7月30日,親近北京的伊瑪目居瑪·塔伊爾在喀什最大的清真寺附近遇害。這位74歲的宗教人士經常抨擊疆獨運動,被一些最狂熱人士視為“姦細”。
  文章稱,中國當局看來不打算平息危機而是以牙還牙。7月30日,中國當局指控原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院講師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國家”。新疆的這個夏季顯現出高度的緊張。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居瑪·塔伊爾大毛拉阿吉(資料圖)
  【延伸閱讀】
  境外媒體:中國對暴恐分子發動“人民戰爭”
  2014-08-04 09:23:00
  參考消息網8月4日報道 境外媒體援引中國國家媒體3日的報道稱,有37名平民在早些時候發生在新疆的一次恐怖襲擊事件中喪生,另有59名“暴徒”被擊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新疆各地加強安保以應對暴力恐怖襲擊事件。
  法新社8月3日援引新華社的報道說,已經抓捕了215名“涉案人員”,還有13名平民在7月28日發生的這起針對派出所和政府機關的襲擊中受傷。
  這次襲擊發生在喀什地區的莎車縣,是近幾個月來發生的影響整個新疆地區的最新一起暴力恐怖襲擊事件。
  有關這次襲擊的消息最早出現在29日深夜,當時新華社報道,有數十名平民在一伙手持刀斧的暴徒發起的襲擊中遇害或受傷。
  新華社援引政府的話說,調查顯示這是一起“有組織、有預謀”的嚴重暴力恐怖襲擊案件,與境外的恐怖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簡稱“東伊運”)有關。
  新疆主要是維吾爾族的居住區,北京指責說,近來的一系列恐怖襲擊事件均是這一廣袤的資源豐富地區的暴力分裂分子所為。
  報道稱,過去一年中,這種襲擊的規模和複雜程度都在提高,而且已經蔓延到這個動蕩的地區之外。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5月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市場發生的襲擊,造成31名群眾死亡,而3月揮舞著大刀的襲擊者在昆明的一個火車站製造的一起暴力事件造成29人死亡。這些暴力事件還包括去年10月在北京象徵性的心臟地帶天安門發生的一起事件。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4年6月30日,為期一周的武警部隊“衛士—14·天山”大規模反恐、維穩實兵演習圓滿結束。演習中,特戰隊員對“暴恐分子”放置的爆炸物實施現場排爆(6月26日攝)。新華社發(王國銀 攝)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8月3日援引中國政府發表的聲明說,在新疆日前發生的一起暴力恐怖事件中,中國警方擊斃了59人,並抓捕了另外的215人,這起事件共導致包括平民在內的將近100人死亡。
  報道稱,新發佈的這些數字說明瞭新疆地區持續暴力活動的嚴重程度。
  據報道,多年來,新疆的民族關係一直很緊張,這其中具有宗教、政治和經濟意味。然而,隨著暴力活動蔓延到新疆之外的地區,而且顯然針對平民,中國政府在今年5月啟動了為期一年的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的專項行動。自那時以來,政府報告了無數次的突襲、逮捕和衝突。
  中國政府聲稱,自己對新疆地區進行了大量的經濟投資,並且只有一小部分新疆人是製造麻煩的源頭。
  日本外交學者網站8月2日刊登題為《中國對恐怖主義發動“人民戰爭”》的報道稱,1日,新疆墨玉縣3萬餘名平民幫助警方抓捕並擊斃9名暴徒的故事與中國正對恐怖主義發動“人民戰爭”的計劃相符。這個策略認為老百姓的支持對於反恐非常重要。
  據報道,政府設法教導平民在恐怖分子面前如何自衛,以及如何辨識和舉報恐怖活動或宗教極端主義活動。地方公安機關對提供暴恐活動線索的行為給予最高50萬元人民幣的獎勵。北京等大城市以及新疆還發放了《公民防範恐怖襲擊手冊》。
  在官方媒體報道中,中國強調要加強“民族團結”,希望爭取維吾爾族人支持其反恐運動。媒體發表文章稱,全國各族人民都要珍惜民族大團結的政治局面。
  路透社分析,新疆的宗教極端分子也在千方百計拉攏維吾爾族人。澳大利亞格裡菲斯大學亞洲研究所的研究員邁克爾·克拉克說,極端分子想表明“你們現在必須選擇支持哪一邊”:與北京站在一邊的人都是襲擊目標。
  香港《成報》8月3日報道稱,新疆喀什市艾提尕爾清真寺伊瑪目居瑪·塔伊爾大毛拉遇害引起新疆宗教界人士激憤。新疆宗教界人士1日下午在烏魯木齊為塔伊爾誦經,致以深切哀悼。
  在誦經哀悼儀式後,100餘名愛國宗教人士在烏魯木齊召開聲討“7·30”暴恐事件座談會,表示要堅決反對暴力恐怖活動,抵制宗教極端思想,維護社會穩定、民族團結、宗教和諧。
  【延伸閱讀】
  暴恐音視頻揭秘:披著宗教外衣歪曲教義
  2014-07-11 07:21:00
  7月10日,新疆7地集中宣判了11起涉暴恐音視頻犯罪案件,案情的披露讓世人再次看清暴恐音視頻的嚴重危害性。
  近年來破獲的暴恐犯罪案件均反映出,暴恐音視頻成為當前暴恐案件多發的重要誘因,暴恐分子幾乎都曾收聽觀看過暴力恐怖音視頻,最終實施暴恐犯罪。
  暴恐音視頻來自何方,傳播的都是什麼內容,又是如何將一個個普通人“洗腦”成為暴恐分子,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採訪。
  揭示:暴恐音視頻是施惡之源
  今年6月27日凌晨,阿克蘇市再次上演警民聯手制服暴恐分子的壯舉。犯罪嫌疑人吐爾遜·吐來克持刀捅傷兩名過路女性,被聞訊趕來的群眾和巡邏警力抓獲。
  警方查明,2012年以來,犯罪嫌疑人吐爾遜·吐來克在烏魯木齊市、墨玉縣打工期間與兩名涉暴恐犯罪嫌疑人(已抓獲)一起觀看收聽暴恐音視頻,產生犯罪意圖。
  “我沒想到老百姓會反抗,我想他們也許會打死我,就逃跑,被打昏,就這樣被抓了。”這個對死亡有著恐懼心理的犯罪嫌疑人目前最恨的人,是給他拷貝、讓他觀看暴恐音視頻的那個人。
  北京“10·28”、昆明“3·01”、烏魯木齊“4·30”、“5·22”等暴恐案件中,都閃動著暴恐音視頻的幢幢魔影。
  根據警方統計,僅1990年至2014年,境內外“東突”恐怖勢力在新疆製造了百餘起暴恐事件,造成各族群眾、公安民警、基層幹部、宗教人士等100多人喪生,數百人受傷。特別是近期落網的涉暴力恐怖犯罪嫌疑人,都有著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學習制爆方法和體能訓練方式的經歷。這些暴恐分子還通過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講經點交流制爆經驗,宣揚“聖戰”思想,密謀襲擊目標。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一方面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同時也成為滋生網絡違法犯罪的溫床,暴恐音視頻成為當前“東突”等“三股勢力”向境內滲透和實施分裂破壞活動的主要工具。
  “暴恐音視頻通過曲解《古蘭經》教義,灌輸宗教極端思想,煽動實施暴力恐怖犯罪,傳授恐怖襲擊及制爆技術,現實危害性極大,已經成為暴恐案件發生的主要誘因,是罪惡之源。”新疆大學法學院講師、博士艾爾肯 沙木沙克說。
  揭開:暴恐音視頻真面目是什麼
  6月24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國信辦)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恐怖主義的網上推手——“東伊運”恐怖音視頻》電視專題片,揭示了暴恐音視頻危害及與暴力恐怖違法犯罪活動之間的聯繫,並將境外“東伊運”組織指揮、在網上傳播涉暴恐音視頻、煽動境內恐怖活動的行徑公之於眾。
  記者通過對多個相關部門的採訪瞭解到,“東伊運”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簡稱,於1997年在境外建立,於2002年被聯合國列為恐怖組織,也是我國公安部2003年12月第一批認定的四個“東突”恐怖組織之一。
  該組織從2006年以來,通過互聯網等渠道,多層次多角度地將涉及宗教極端思想和暴力恐怖主義的音視頻傳入境內,妄圖培養更多極端分子,建立組織網絡。
  據有關部門統計,近年來,“東伊運”不斷密集發佈暴恐音視頻,其中2010年8部、2011年13部、2012年32部、2013年109部,2014年截至6月已發佈72部,數量和頻度逐年攀升,並通過各種渠道流入境內,煽動性極強。他們的製作流程主要是在巴阿邊境的部落區以及敘利亞戰場搜集原始素材,提供至第三國“東伊運”成員,進行剪輯合成,並借助自建網站、免費網絡硬盤、境外恐怖組織網站、分享網站、社交平臺等途徑對外傳播。
  暴恐音視頻的主要內容是曲解《古蘭經》教義,為暴恐襲擊及“殉教”尋求宗教依據和支持;攻擊誣陷我民族宗教政策,煽動民族仇恨情緒,對收看者進行蠱惑、洗腦、煽動對抗;粉飾暴恐活動,對已經實施犯罪的暴恐分子進行美化和包裝;傳播施暴技能等。
  縱觀“東伊運”暴恐音視頻製作和發佈,具有趨於密集、制爆內容增多、呈系列化等特點,是宗教極端活動轉向暴恐活動的加速器、暴恐團夥的“思想指引”“行動指南”和“訓練教材”,已成為影響新疆安全穩定的最大毒源。
  揭穿:披著宗教外衣的宗教極端思想
  記者通過採訪相關部門瞭解到,暴恐音視頻的核心是宗教極端思想,它通過“洗腦”把普通人變成魔鬼。
  “暴力恐怖是宗教極端的表現方式,宗教極端是暴力恐怖的精神動因和思想基礎。”新疆師範大學法學院院長陳彤說。
  從警方查獲的一系列暴恐音視頻看,這些音視頻無一例外都披著宗教的外衣,但所叫囂的主張完全與伊斯蘭教倡導的“行善止惡”背道而馳。
  在一張光盤中,境外“東伊運”骨幹成員赤裸裸地宣揚殺戮和自殺。“比如準備一輛車,裝上炸彈,人坐到裡面實施爆炸,殺死數個敵人,自己也‘殉教’了,或者穿上有炸彈的馬甲,到人群中引爆。”
  宗教極端思想打著宗教旗號,對宗教進行歪曲和極端化解釋,反對所在社會核心價值觀和社會政治法律秩序,並採取極端手段,以求摧毀一切現存社會秩序和世俗構架,建立神權統治。
  “宗教追求的目標是終極關懷和來世問題,是精神世界的問題,但宗教極端的實質是政權問題。”艾爾肯 沙木沙克說,宗教極端還具有排他性、欺騙性和暴力性,利用普通信教群眾朴素的宗教信仰,對《古蘭經》中個別章節進行斷章取義或者歪曲解釋。
  宗教極端思想鼓吹宗教至上論,鼓吹“聖戰”是“五功”之外的宗教功課,混淆了民族與宗教、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等關係,顛覆了一些信教群眾尤其是年輕人的宗教觀。
  據分析,受到宗教極端思想煽動蠱惑、從事暴恐活動的多為文化程度低、農村戶籍、年齡在18至35歲的青年群體,他們往往更易被拉攏利用。
  “頭目說,不搞‘聖戰’就進不了天堂,他是翻著《古蘭經》說的,我們當然相信。”莎車縣一起暴恐案件犯罪嫌疑人艾麥爾·艾力說。“我認為《古蘭經》是神聖的,所以沒有懷疑過他們,因為他們拿著《古蘭經》說的這些話,我覺得他們說的都是正確的。”疏附縣一起暴恐案件犯罪嫌疑人米爾尼沙·熱合曼說。這些幾乎沒有宗教知識的年輕人就這樣被被“洗腦”成暴恐分子。
  為了偽飾惡行,境外恐怖組織在暴恐音視頻中編造出“殉教進天堂”的謬論,而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暴恐分子描繪的“天堂”並不一樣,都有著自己主觀臆想的色彩,比如“美酒喝不醉,出汗是香的”“可以擁有仙女”“殉教可以帶72代人進天堂”“有花不完的錢”等等。而煽動他們去“殉教進天堂”的頭目卻往往很珍惜自己的生命,製造巴楚“11·16”暴恐案的團夥中所謂的“宗教導師”阿不都熱合曼·買買吐爾遜煽動9名同伙襲擊當地派出所,被全部擊斃,他本人卻一直躲在幕後。
  新疆伊斯蘭教協會常委加如拉·庫爾班大毛拉用教義嚴正駁斥這些荒唐認識——“《古蘭經》說,作惡者每做一件惡事,必受同樣惡報,恐怖分子不僅得不到真主的喜悅,進不了天堂,還要受到火獄永久的懲罰。”
  揭露:宗教極端思想罪孽深重
  在暴恐音視頻傳播的種種謬論影響下,這些暴恐分子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判斷,也失去了人性。
  “我看不懂《古蘭經》,所以我只知道頭目說的內容。”鄯善“6·26”暴恐案主犯阿布都拉·伊斯拉甫在觀看暴恐音視頻後,對被歪曲的教義深信不疑。
  北京“10·28”案組織者玉山江·吾守爾也因看了宣揚宗教極端思想和暴力恐怖主義的光盤變成一名暴恐分子。冥頑不化的宗教極端思想,讓他徹底喪失了人性。“無論是砍人還是爆炸,我們不分維吾爾族、漢族、哈薩克族,哪裡人多,我們就在哪裡搞。”他被抓獲後這樣交代。
  而他的妻子,同案犯古麗娜爾 托乎提尼亞孜也被宗教極端思想異化成一個冷酷無情的母親。他們賣了自己的車,把錢全部拿出來當做恐怖襲擊的經費,毫不留戀地拋下了6歲的兒子和不到兩歲的女兒,前往北京預謀實施恐怖襲擊。
  事實上,暴恐分子對伊斯蘭教義多處於無知狀態,導致他們容易接受暴恐音視頻中傳播的種種謬論。
  在南疆某地,20歲的買買提聽到自己的親舅舅說“殺7個人可以上‘天堂’”,就懷揣匕首去尋找目標,因良心未泯不忍下手。舅舅又說“砍7個手指也可以。”他真的砍下了7根手指,沒有進到“天堂”,落下終身殘疾。
  和田市襲擊棋牌室的犯罪嫌疑人木爾扎提在面對“伊斯蘭教有多少年曆史”“你知道‘吉哈德’的準確意思嗎”“穆斯林要做的5個功課是什麼”等問題時,答案均為:“不知道。”
  2013年8月18日,在吐魯番市地德高望重的卡孜汗清真寺伊瑪目阿不都熱依木·卡日阿吉被暴恐分子襲擊,遇害身亡。
  這個團夥的頭目祖農·艾合買提並未直接參与暴恐襲擊,而是躲在幕後操縱。在被抓獲後,他交代,他根本不懂宗教知識,因為走路姿勢被人評論為“不像男人”,在通過別人實現“男子漢”夢想的邪惡私欲促使下,他盯上了一群年輕人,用500多G容量的暴恐音視頻為他們“洗腦”,而這些年輕人也不懂宗教知識,就這樣變成了罪惡的恐怖分子。
  “必須徹底鏟除暴恐音視頻,這是我們嚴打暴恐犯罪活動的最關鍵處。”陳彤說。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隨著嚴打暴恐活動專項行動的展開,新疆涉暴恐音視頻犯罪呈下降趨勢,很多群眾和網民都大力支持、積極舉報,警方根據提供線索破獲了一批案件。“但還是有人心存僥幸心理傳播暴恐音視頻,我們正告那些企圖犯罪的人,只要以身試法,就一定能被髮現,必將受到嚴懲。”自治區反恐辦相關負責人說。
  延伸閱讀:新疆重擊涉暴恐音視頻犯罪
  ★3月31日,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廳、文化廳、工商局五部門聯合發佈《關於嚴禁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的通告》,明確暴恐音視頻內容,發送、播放、複製、傳播、存儲、上傳、下載暴恐音視頻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動員各族群眾積極檢舉揭發。
  ★工商部門進一步加大對二手手機、網絡存儲器、手機存儲卡等存儲介質經銷場所和經營主體的規範管理。公安機關進一步加大對暴恐音視頻網上源頭、網下傳播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力度。自治區紀委、自治區黨委組織部、自治區監察廳下發通知,嚴肅查禁黨員和幹部職工持有傳播暴恐音視頻工。宣傳部門通過各類媒介在全社會廣泛發佈。
  ★《通告》發佈後截至5月7日,我區各地公安機關依法偵辦利用網絡、手機等新型媒體實施宗教極端犯罪案件226起,共打擊處理232人,刑事拘留71人,批捕17案34人。對107名案件當事人分別進行了行政拘留、警告等處罰。
  ★5月20日,新疆6地州人民法院對16案39人集中進行了公開宣判,罪名涉及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和非法製造槍支罪等,涉案被告人均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最長刑期15年。
  ★5月23日,新疆啟動嚴打暴恐活動專項行動,重點打擊的4類人員中,在網上傳播暴恐音視頻、宣傳煽動“聖戰”人員被列為嚴打之首。當月25日凌晨,和田、喀什、阿克蘇等地公安機關抓獲一批此類犯罪嫌疑人。
  ★7月10日,新疆7地州法院對11起涉暴恐音視頻犯罪案件進行公開宣判,罪名涉及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非法製造爆炸物、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傳授犯罪方法等,3人被判處無期徒刑,29人被判處有期徒刑。(記者隋雲雁報道)
  【延伸閱讀】
  新疆集中宣判11起涉暴恐音視頻案 32人獲刑
  2014-07-11 07:21:00
  阿力木江·斯依提吾麥爾等被告人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開辦非法教經點,宣揚暴恐思想,組織學經人員觀看煽動分裂國家、宗教極端思想內容的圖書、音視頻,還進行體能訓練、教授暴恐技能,今天被法院依法判決。包括此案在內,今天,新疆伊犁、博州、烏魯木齊、阿克蘇、吐魯番、克州、和田7地州市人民法院分別對11起涉暴恐音視頻犯罪案件進行公開宣判,32名被告人中3人被判處無期徒刑,其餘29人被分別判處15年至4年有期徒刑。
  這批案件均為利用手機、互聯網等存儲、下載、傳播宗教極端、暴力恐怖音視頻,進而從事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非法製造爆炸物、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傳授犯罪方法等犯罪的典型案件。
  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1年12月以來,被告人阿力木江·斯依提吾麥爾糾集夏達吾提·麥麥提及阿布都合力力·阿布都熱依木、麥麥提艾散·托合提等被告人在烏魯木齊開辦非法教經點,宣揚暴恐思想,逐步形成思想統一、分工明確、較為穩定的恐怖組織。上述被告人組織學經人員觀看煽動分裂國家、宗教極端思想內容的圖書、音視頻,併進行體能訓練、教授暴恐技能;在非法教經點被查獲後,被告人柔則麥提江·伊敏為被告人阿力木江·斯依提吾麥爾提供藏匿住所。法院以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依法判處被告人阿力木江·斯依提吾麥爾、夏達吾提·麥麥提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被告人阿布都合力力·阿布都熱依木、麥麥提艾散·托合提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以參加恐怖組織罪判處告人努爾麥麥提·吐爾孫等9名被告人10年至4年有期徒刑;以窩藏罪判處被告人柔則麥提江·伊敏有期徒刑4年。
  阿克蘇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5月,被告人迪力夏提·阿布拉通過互聯網登陸 “思想伊斯蘭論壇”,在該論壇發送自己編寫的宣揚民族分裂和煽動暴恐犯罪內容的詩歌。2013年6月,迪力夏提·阿布拉與艾合買提·卡哈爾、西爾艾力·毛拉吐爾迪、阿不都熱衣木·毛拉買提等被告人多次聚集,播放、觀看、複製手機多媒體卡中宣揚宗教極端、暴力恐怖的音視頻,成立恐怖組織,併進行體能訓練。法院以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依法判處迪力夏提·阿布拉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參加恐怖組織罪分別判處艾合買提·卡哈爾等6名被告人10年至7年有期徒刑。
  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5月至8月,被告人塔基買買提·艾買提多次通過手機多媒體卡觀看境外恐怖組織體能訓練、暴恐活動的音視頻,欲非法出境參加境外恐怖組織。2013年10月,他與被告人努爾古麗·玉素甫伙同他人駕車到阿圖什、烏恰探尋非法偷越國邊境的路徑,2014年1月至2月,他拉攏、糾集被告人艾米如拉·吐爾遜等人先後到廣州、南寧等地,積極與境外人員聯繫,意圖非法出境加入恐怖組織,後被抓獲。法院以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判處被告人塔基買買提·艾買提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以參加恐怖組織罪分別判處被告人艾米如拉·吐爾遜和努爾古麗·玉素甫有期徒刑9年和6年。
  皮山縣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艾合買提·買買提明受宗教極端思想蠱惑煽動,用手機多媒體卡儲存大量境外恐怖組織宣揚暴力恐怖、宗教極端、體能訓練和挑撥民族關係、煽動民族分裂的音視頻,並搜集存儲大量制爆原材料及含有制爆配方和技術的視頻文件。法院以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和傳授犯罪方法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艾合買提·買買提明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案件審理過程中,新疆各級法院均依法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辯護權、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訴訟權、上訴權及其他訴訟參與人的訴訟權利。記者 潘從武  (原標題:外媒關註天安門暴恐案犯被執行死刑)
創作者介紹

桃園清潔公司

kh42khth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