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有三怪:不是亞洲國家,卻以亞太國家的名義成為亞洲安全的最大外部力量,這就是美國;是亞洲國家,卻不承認自己是亞洲國家,這就是日本;是亞洲國家,但民族國家統一任務尚未完成,這就是海峽兩岸和朝鮮半島,仍處於分裂局面。
  因此,亞洲國際關係的癥結是國家身份問題沒有根本解決,導致亞洲國家互不信任,面臨歷史遺留問題帶來的種種安全挑戰,比如領土、領海爭端,由此極大幹擾了亞洲經濟一體化進程,嚴重束縛了亞洲國家解決跨國安全威脅和人類安全問題的能力。從本質而言,這是傳統以中國為中心的縱向亞洲國際體系遭遇西方傳來的以主權國家為中心的橫向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時空矛盾。比如,越南以法國殖民時期的版圖侵占中國的南沙、西沙島礁,而歷史上(包括1958年範文同總理聲明)其政府都承認這是中國的領海、領土。
  亞洲國家身份未根本解決的背後是亞洲的自立自強並未完全實現,也就是說亞洲尚未成為自己,體現在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上未能自主,其癥結是亞洲人民不能決定亞洲安全,亞洲缺乏安全一體化機制。其結果是亞洲成為安全形勢最複雜嚴峻的地區之一,呈現亞洲國家經濟上靠中國、安全上靠美國的“亞洲悖論”。
  這便有了美國“重返亞洲”,高舉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指望恢復亞洲經濟、安全均靠美國的局面。與此同時,也有了亞信會議,倡導亞洲的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辦,亞洲的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的安全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的“亞信精神”。
  這樣,讓亞洲成為亞洲,而非東西方觀念衝突的亞洲,樹立整體亞洲觀、共同安全觀,是實現亞洲長治久安的關鍵。這正是亞信會議要解決的首要挑戰。故此,習近平主席在剛剛閉幕的上海亞信峰會上提出倡導亞洲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合作安全和可持續安全,一句話,實現亞洲的總體安全,即國內各種安全、國與國、地區內、地區與域外、自然與社會環境兼顧的安全。這是繼上海合作組織之後中國在安全觀念上給亞洲和世界最新的貢獻,在安全領域以中國推動實現亞洲夢、世界夢的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精神。
  貫徹實施整體亞洲共同安全觀,需要推動將亞信會議變成亞洲安全架構,使之機制化。現實的挑戰催促這一進程。“一路一帶”即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離不開安全。沒有安全,一切歸零。因此,亞信機制是實現“一路一帶”的重要保障。俄羅斯作為亞歐國家,是亞信會議重要成員,這也許在提示,亞信會議的未來在於歐亞大陸安全一體化,即亞信統領上合組織、東盟、南盟、阿盟等亞洲地區的安全機制,與亞歐會議、北約之歐亞部分對接,實現歐亞大陸的安全夢。
  當然,我們也認識到,亞洲和平發展同人類前途命運息息相關,亞洲穩定是世界和平之幸,亞洲振興是世界發展之福。正如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海宣言》顯示的,亞洲在解決自身面臨的安全與發展挑戰的同時,也為解決人類安全與發展的挑戰提供了亞洲經驗、亞洲智慧與亞洲模式。這是亞信會議在幫助讓亞洲成為亞洲後,使世界成為世界的又一擔當。
  (王義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海外網專欄作者)
(原標題:王義桅:讓亞洲成為自己,打破“亞洲悖論”)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桃園清潔公司

kh42khth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