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流感治療法 維他命C最新文章 豬流感治療法 分類: 維他命c 2009/05/02 00:13 豬流感治療法 維他命c 丁陳漢蓀 (退休工程師,芝加哥大學化學博士) 156 14th Avenue, San Mateo , CA 94402 Tel: (650) 571-7639; email: chenhting@yahoo.com.tw;dr_tingchen@msn.com blog: tw.myblog.yahoo.com/chenhting 世界衛生組織4月26日宣佈,墨西哥市H1N1豬流感為流行疾病,將防疫等級提升為4期,即「有限度的人傳人」,總計全球目前為止,已經有九個國家出現新流感的確診病例,包括墨西哥、美國、加拿大、西班牙、德國、英國、紐西蘭、以色列、哥斯大黎加和南韓。到了4月29日,重災區墨西哥,疑似因為感染到新流感而死亡的病例,已經增加到159人;在這159人當中,確定是因為新流感而死亡的病例,是26人;而目前墨西哥全境的新流感疑似病例,則是增加到2498人。 為了防止豬流感漫延, 各國在機場進行篩檢,并開始管制旅遊.美國疾管局也首度公佈H1N1新流感病毒照片,疾管局表示,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儘快研發出病毒疫苗. 1. 前言 醫藥界目前的公認是對抗病毒唯一的方法是發展相應的疫苗。除此之外,只有克流感Tamiflu是公認的治流感藥物。其實克流感並不能治療流感,它的藥理是抑制病毒擴散侵害週圍的細胞的過程。它只能將流感患期減少1.5天,它對豬流感的藥效也有疑問。但是在衛生機構和藥廠的大力宣傳下,各國都屯積準備應付危機。 其實真正可以治療各種流感的藥是維他命C。只是維他命C不是可以專利的藥物,沒有藥廠願意投資宣導它的藥效。病毒並不可怕,因為所有病毒引起的病症都是可以用口服或靜脈注射大量維他命C來治療的。 Frederick R. Klenner醫師是美國第一位使用靜脈注射大劑量維他命C治病的醫師。他在1943-1948年間治癒42綜非典型肺炎,在1949年他治癒60位小兒麻痺症。之後30多年間他用維他命C治癒以下的各種病毒引起的病症:單核白血球過多症Mononucleosis,紅斑Erythema,水痘Chicken pox,泡疹Herpes zoster,帶狀泡疹Shingles,破傷風Tetanus,旋毛蟲病Trichinosis,白喉Diphtheria,延髓病Bulbar phenomenon,急性胰臟炎Acute Pancreatitis,急性腦膜炎Virus Encephalitis,急性肝炎Viral Hepatitis。急性心臟炎Virus Pancarditis等等。Klenner醫師的結論是所有病毒引起的疾病都可以用靜脈注射大量維他命C的方法來治療。其實維他命C治病毒的原理是我們的免疫系統會對付各種病毒,只是在消滅病毒的過程中必須消耗大量的維他命C。缺乏維他命C時才讓病毒坐大,而出現各種症狀。靜脈注射是及時補充大量維他命C最有效的辦法。 Klenner醫師孤軍奮戰了20年,他的觀點和他的臨床經驗一直不為美國主流醫學界接受。美國的醫藥界排斥維他命C,是因為維他命C沒有專利,價錢太便宜,藥廠無利可圖。美國的醫界頂著濟世益人的幌子,其實是利字當頭,一切決定都是根著大藥商的利益導向。因為醫藥研究和醫師在職訓練的經費,都是藥廠提供的。 美國的醫藥界排斥維他命C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全面封鎖維他命C藥效的正確資訊。主流的醫藥期刊,絕對不登載任何維他命C治療病症的研究報告。維他命C療效的報告只有在主流以外的小期刊上出現。而且在維他命C療效研究有重要進展時,主流期刊和媒體馬上會發佈反面消息,警告大眾和醫師,大量服用維他命C可能會對人引起傷害。美國所有的醫學教科書和參考書,都堅持相同的觀點,醫學院訓練出來的醫師,自然也堅持這樣的信念:就是少量的維他命C可以防治壞血病,大量的維他命C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直到1960年代,榮獲兩項諾貝爾獎的Linus Pauling認同了Klenner醫師的貢獻,但是Pauling以他在科學界的聲望,想盡辦法還是不能使美國醫藥界採信用維他命C作為藥劑的觀點,他才在1970年出版”維他命C治感冒Vitamin C and Common Cold” 一書。雖然遭到主流醫藥界無情的攻擊酒店兼職,但卻讓美國廣大民眾認識維他命C對人體健康的重要,讓大家見到被醫藥界封鎖的重要資訊,也使市場上的維他命C賣到缺貨。1970年之後,美國因心臟病去世的人數,每年都大幅地降低。有人將功勞歸給Pauling和他出版的書,他希望用維他命C治感冒,卻救了許多心臟病的患者。 非典型肺炎的流行,突顯了美國主流醫藥界的盲點。文獻裡清清楚楚地記載了非典型肺炎的症狀和Klenner醫師的治療方法,可是醫藥界由WHO開始到個別的醫院醫師,全都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連第一線醫師和護士都倒下一大片。我們不知道WHO和CDC裡的專家是真正不知道用大劑量維他命C可以治療非典型肺炎,還是這些專家有計畫地刻意隱瞞這個醫學的事實。但是60年來美國醫藥界刻意隱瞞維他命C藥效的結果,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完全沒有維他命C可以治各種病毒的資訊,導致大批被感染的病患死亡,以及許多醫護人員無謂的犧牲。 近年禽流感在禽類中流行,因為病毒不能由人傳人,致死的人數雖然不多,可是也突顯了國際醫療系統的許多問題。大家關心的只是有關醫療系統的組織,資源分配調度,疫苗的研發供應等支節的問題。豬流感可以能由人傳人,就成為嚴重的傳染病,引起全世界的恐慌.可是醫學文獻上清清楚楚記載,所有病毒都是可以用大劑量的維他命C治療的事實,卻無人注意。如果這些正確的資訊能早日提供給在所有的民眾和第一線奮戰的醫護人員,這一場豬流感災難,根本是可以避免的。 2. 豬流感的原理 禽流感就是H5N1病毒引起類似的流行感冒,豬流感就是H1N1病毒引起類似的流行感冒. 大多數的哺乳動物都能在肝臟中自行製造維他命C維持自身的健康,它們也少有傷風感冒及流感等疾病。只有少數動物如天笠鼠,靈長類和人類不能自行製造維他命C,所以會感染許多病毒傳染的疾病。傷風,感冒和流行性感冒,都是人類專有的疾病。天笠鼠和人類一樣,不能自行製造維他命C維持自身的健康,所以會感染和人類相同的疾病。這是為什麼藥物的動物實驗必須用天笠鼠來做的原因。 魚類在水中活動,對維他命C的需求量很小,從藻類食物中攝取就夠了,它們體中不製造維他命C。兩棲動物如蛇和青蛙等冷血動物移居陸地,必須自行製造維他命C才能維持健康。兩棲動物大多數在低溫的環境中活動,生化反應比較遲緩,對維他命C的需求量不像溫血的哺乳動物那麼高。它們的維他命C,在體積很小的腎臟中製造就可以滿足全身的需求了。溫血的哺乳動物的生化反應多而複雜,對維他命C的需求量高,必須要在體積較大的肝臟中生產,才夠供應全身的需求。 鳥類如雁及野鴨在肝臟中製造維他命C,但也有許多鳥類如雞在腎臟中製造維他命C。腎臟的體積較小,維他命C的生產量不大,這是為什麼雞比較容易感染病毒的原因。禽流感往往隔數百里爆發一區,是因為帶著病毒的野鴨在肝臟中製造維他命C,所以不發病而還可以長途飛行。一旦病毒傳染到雞只,雞體中的維他命C不足以抵禦這些病毒,就使大批的雞爆發禽流感疫情。 哺乳動物因為能在肝臟中自行製造維他命C,所以雖然感染了傷風感冒流感非典型肺炎等病毒也不發病。豬也是可以感染許多病毒而不發病的動物.一只豬如果有豬流感的N1H1病毒,又感染了人類的N1H1病毒和禽類的N1H1病毒,這些病毒如果在豬的一個細胞中共存,就有機會交換部分基因而產生變種.新的豬流感的病毒如果可以在人類中傳播,人又沒有對抗新病毒的抗體,所以一旦感染了這些病毒,消耗了人體儲存的維他命C,就會發生流感的各種症狀。 3. 豬流感的治療法 傷風,感冒,流行性感冒,非典型肺炎,禽流感和豬流感都是病毒侵襲人體呼吸道而產生的傳染病。傷風的病毒局限於鼻腔,感冒病毒延伸到喉頭,流行性感冒的病毒和豬(禽)流感病毒延伸到氣管,非典型肺炎則涵蓋到整個肺臟。病毒侵襲的範圍是決定於病毒能夠適應的溫度。傷風病毒適應的溫度很低,所以活動範圍局限酒店經紀於鼻腔,感染的時間多半是在寒冷的天氣,所以英文稱之為Cold。感冒病毒適應的溫度較高,所以活動範圍延伸到喉頭。流行性感冒病毒和豬(禽)流感病毒適應的溫度更高,所以活動範圍延伸到氣管,非典型肺炎適應的溫度和我們的體溫相同,所以活動範圍則涵蓋到整個肺臟。病毒侵襲的範圍越大,病況也越加嚴重。從輕微的流鼻涕,到咳嗽,發燒,到嚴重的虛脫,昏迷甚至死亡。 發燒也是人體一個有趣的反應機構,在免疫系統無法及時清除病毒和它們產生的毒素時,人體的溫度控制系統就會自動升高體溫,來抑制病毒的活動力。 傷風,感冒,流行性感冒和非典型肺炎病毒,都是侵襲呼吸道而且只在呼吸道中繁殖的。許多其他病毒由呼吸道或其他途徑進入人體之後,隨著血液侵襲它們最適於繁殖的器官,進入腦部的成為腦炎,進入肝臟的成為肝炎,進入骨髓的成為小兒痳痺症。它們侵襲的器官不同,但是症狀和身體的反應都相類似。豬流感的H5N1病毒目前還不能直接侵襲呼吸道,所以還沒有造成大規模的流行病。但是我們知道它可以在禽類的消化道中生存,是可以適應人體的體溫的,所以一旦由接觸病死雞只而侵入人體,就會轉移進入呼吸道而引起類似非典型肺炎的嚴重症狀,並且有高達50%的死亡率。 在1940-50年代Klenner醫師使用靜脈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治癒了非典型肺炎,小兒麻痺症,病毒型肝炎及腦炎等嚴重的病毒傳染病症。他的這種方法對豬流感必定有效。 1948年他發表的第一篇論文(1)就是他在五年間用高劑量維他命C化鈉注射,成功地治療了42綜非典型肺炎的病例的臨床報告。病毒的潛伏期是5-10天,病人開始的症狀是102度的高燒,忽冷忽熱的感覺,鼻脹,喉癢,聲音粗啞,口中感覺怪味,眩暈,噁心,及頭痛。稍後發炎波及氣管上部時,溫度增加到103-104度,開始陣發乾咳。發炎再往氣管下面發展,就會咳出濃痰,可能帶血絲。脈搏也隨溫度上升而加快,也會遍流汗。如果情況嚴重,病情可以和大葉性肺炎相似,如果有一片肺葉被侵襲浸淫,病人皮膚會發紫,呼吸困難。這些症狀的描述是和前年非典型肺炎和目前豬流感的症狀是完全相符的 Klenner一旦診斷出非典型肺炎後,立即每隔6-12小時由靜脈注射1000亳克的維他命C。在家的病人則在臀部注射500亳克的維他命C,然後送到醫院繼續用靜脈注射,以免臀部注射的痛苦。兒童則只得在每6-12小時從臀部注射500亳克的維他命C。所有的病人在注射3-7次之後退燒,肺炎症狀都消除,肺部X光檢查也恢復正常。不同病人的症狀由輕微肺炎到類似大葉性肺炎的都有。幾乎所有的病人在第一次注射後一小時,眩暈及頭痛都消失,溫度也降低2度。 每次注射1000亳克的維他命C 是早年很保守的劑量。以後累積的病例顯示病人對維他命C的需求量遠高於此。Klenner醫師在1971年的論文(2)中總結他一生使用高劑量維他命C治病的經驗時,建議靜脈注射最合適的劑量是每公斤體重用350亳克,溶於500cc純水或林格溶液,每6小時注射一次。當病狀減輕時,改成每12小時注射一次,直到完全康復。皮下注射的劑量是每公斤體重350-400亳克,注射液的濃度是1克 維他命C化鈉溶於5cc水。 4. 維他命C注射液配製法 Robert Cathcart是目前在美國使用維他命C治病最著名的醫師,我們稍後會談到他準確測定人體中維他命C飽和量的方法。他綜合了他自己和Klenner醫師的經驗,公布了以下的維他命C注射液配製法和使用法。 維他命C基本溶液是250克 維他命C化鈉溶於水製成500cc的基本溶液。250克 維他命C化鈉的容積是300cc,所以可以在500cc的量瓶中倒入300cc的維他命C化鈉粉末,然後加水充滿到500cc的刻度。維他命C在水中會逐漸氧化而變黃。顏色加深並不影響它的效能。 配製維他命C靜脈注射液是將需用的基本溶液,例如若需30克 維他命C化鈉,就取60cc基本溶液,與等量的林格溶液Ringer’s solution混合,再加足夠的林格溶液稀釋成500cc使用酒店打工。靜脈點滴500cc需時1-2小時。 嬰兒的靜脈太細,不能用靜脈注射,用上述基本溶液加等量水稀釋即可作作皮下注射液。兩臀各注射2cc,總共一次可以注射500亳克的維他命C。 純粹的維他命C是酸性的,不可以直接做靜脈注射或皮下注射。如果沒有維他命C化鈉,只有純粹的維他命C時,可以將維他命C溶於純水中,再加入碳酸氫鈉(小蘇打粉),中和到PH值等於7時作為維他命C基本溶液使用。 5. 口服維他命C也可以治療豬流感 治療像豬流感和非典型肺炎一樣的急性傳染病,由靜脈注射維他命C是最安全最有效的治療法。問題是我們現在的醫療系統不接受維他命C能夠治病的觀念,醫師不熟悉這個方法,當然也不會採用。生了病住進醫院,要跟醫師講理,恐怕是講不通的。在美國,我們就必須準備好這些臨床報告及文獻,再請一位專門辦醫療糾紛的律師和醫院及醫師據理力爭,才能拯救自己及親友的生命。 不進醫院做靜脈注射,單用口服維他命C,也是可以預防和治療豬流感和非典型肺炎的。 Robert Cathcart醫師是一位專業骨科醫師,他改進了英國Austin Moore發明的人造股骨,使得人造骨的關節更接近股骨關節座的形狀,造福成千上萬接植人造骨的病患。1971年他讀到Pauling的Vitamin C and Common Cold一書(4),照書上的方法用大量維他命C治癒了他從小時就患上的呼吸道感染和內耳炎。他也發現一有感冒症狀時,立刻服用8克 維他命C可以治好感冒。他對維他命C的療效十分驚訝,因而放棄骨科專業,轉為普通診療科,專門用維他命C診治傳染性疾病。到2003年,他用高劑量維他命C治癒了三萬多位患者。1984年Cathcart醫師開始治療愛滋病患者,証實高劑量維他命C可以有效地抑制愛滋病的各種症狀。我前不久去拜訪他,請教他對非典型肺炎的看法。老醫生70多歲了,還在加州Los Alto執業,為病人靜脈注射維他命C。提起非典型肺炎,他是十分感慨,幾十年來,他沒有見到維他命C治不了的病毒,可是美國醫界就是不用。 Cathcart醫師對急性的病毒感染,使用靜脈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但對長期的治療,還是用口服高維他命C的方法。他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準確地量測每個人口服維他命C的飽和量和用維他命C的飽和量治病的方法(3)。我認為這是廿世紀醫學史上最重要的發現。當一個人連續口服大量的維他命C時,小腸會吸收身體需要的維他命C。等到所有器官的維他命C都飽和,小腸不再吸收。多餘的維他命C流到大腸,就會引起脹氣,腸鳴或腹瀉。引起腹瀉的維他命C劑量,就是此人此時的維他命C飽和量。每天口服略低於飽和量的維他命C,是治療各種感染疾病的驗方。 Cathcart醫師總結七千餘病例的發現是:正常人24小時內口服維他命C 4 -15克,會引起腹瀉。但是有病的人,卻可以容忍極大量的維他命C。病情越重的人,可以容忍的維他命C量就越大。普通的感冒患者,可以用到30 -60克,重感冒者是60 -100克,流行性感冒者是100 -150克,非典型肺炎者可以容忍到每天100 -200克的劑量才產生腹瀉。這是因為症狀的加重,人體會增加維他命C的攝取量,來對抗和消除病毒及它們產生的毒素。維他命C在白血球中有消滅病毒的作用,但也是人體補充營養,中和病毒產生的毒素和修復被病毒破壞的體質之必要成份。 Cathcart醫師觀察到病人在口服略低於飽和量的維他命C時,所有病情症狀可以得到完全的舒解。令人驚訝的是有些嚴重的病人可以在24小時中口服200多克維他命C而不腹瀉,這是完全出乎我們意料的現象。但是在病毒侵襲的時候身體內對維他命C需求大幅增加,白血球要消耗維他命C來吞噬病毒,腦下垂體要生產c-AMP及c-GMP,腎上腺要加緊生產更多的腎上腺素和可體松,免疫系統要生產更多的抗體,干擾素及其他對抗感染的物質等等。而且病源器官更是需要大量的維他命C來保護和修補受害的組織。感染的病源會釋出大量的毒素,這些毒素需要用維他命C來中和,這也要消耗大量的維他命C。在這種情酒店兼職況下,我們才能理解為什麼人體在24小時中需求100 -200克的維他命C的現象。 因為豬流感和流行性感冒十分相似,治療豬流感也應該每天口服100 -150克維他命C。但是這個治療法必須在病人還是清醒能夠口服大量藥物的時候。一旦病人發燒虛弱的時候,不能口服大量維他命C,就必須用靜脈注射維他命C的方法來治療了。 6. 結語 用維他命C治病,是一個醫療觀念的突破Paradgim Shift。傳統的醫療觀念是一種藥治一種病,什麼病都能治的藥是什麼病都治不了的藥。可是維他命C是人體所有器官都需要的營養劑,而人又不能由食物獲得足夠的維他命C,因此產生各種疾病。積極地補足人體需要的維他命C,是維護健康防治疾病的不二法門。 維他命C發現將近一百年了,它的化學性質和醫療效果,百年來有二萬多篇的研究報告發表出來,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美國的醫藥界只承認每天攝取60-90亳克維他命C可以預防壞血病,而堅決否維他命C有任何其他的醫療效果,並且誇張渲染大量服用維他命C對身體健康有種種害處。美國的醫藥界反對用維他命C的原因,是因為維他命C沒有專利權,所以沒有藥廠願意投資研究開發它的醫療應用,對已經研究出來的結果,也故意封鎖塵積,以免影響到它們高價藥物的暴利。常年封殺維他命C療效資訊的結果,是在非典型肺炎肆虐全球之時,從WHO,CDC以下,所有的醫療人員都不知道維他命C能治療非典型肺炎的醫學事實,導致近千人喪生的悲劇。在疫苗沒有做出來的時候,現在的醫療界對非典型肺炎或它衍生的變種都是一籌莫展,只能靠隔離來防止病毒的擴散,對不幸的患者只能給予支援性的照顧。擺著現成的藥和治療法不用,眼見一個一個病人倒下去世,這樣的醫療體系真是令人痛心。 雖然非典型肺炎風潮是過去了,豬流感和其他的病毒還是在各處等待傳染擴散的機會,我們也必須有萬全的準備。最重要的是要認識豬流感不是絕症,是可以用大量的維他命C來治療和壓制的。現在中國生產了全世界80%的維他命C, 而且產能過剩,四大藥廠必須輪流停產來因應。因此,大量供應克維他命C是沒有問題的。只要這些使用維他命C的正確資訊可以達到第一線醫護人員的手上,就可以制服豬流感和它的任何變種。 我們個人也應該每天口服4 -10克維他命C,讓所有的器官都有充足的維他命C,在應付緊張的工作之餘還可以確保健康。出外旅行訪問時,除了每天4 -10克維他命C的需要量,要額外帶500 -1000克,以備意外感染病毒時救急之用。 生命,自由,和健康,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權利。這些權利,我們也必須自己爭取和保護。寄望國家和社會的醫療體系來替我們保障維護這些權利的人,一定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或者是一個白癡。在這個後非典型肺炎和(豬)禽流感的時代,要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每個人都應該具備使用維他命C對付病毒正確和完整的資訊。有了這樣的資訊,我們才能準備好迎接下一波的豬流感。 7. 文獻資料 1. Frederick R. Klenner, Virus Pneumonia and Its Treatment With Vitamin C, Southern Medicine & Surgery, Volume 110, February, 1948, Number 2, pp. 36-38, 46 2. Frederick R. Klenner, Observations on the Dose and Administration of Ascorbic Acid When Employed Beyond the Range of a Vitamin in Human Pathology, Journal of Applied Nutrition Vol. 23, p. 61-88, 1971 3. Robert F. Cathcart, Vitamin C,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Anascorbemia, and Acute Induced Scurvy, Medical Hypotheses, 7:1359-1376, 1981. 4. Linus Pauling, Vitamin C, the Common Cold and the Flu, W. H. Freeman, 1976; How to Live Longer and Feel Better, W. H. Freeman, 1986.

kh42khth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